从历史数据来看,社融同比增速与贷款余额同比增速的向上拐点要领先于GDP增速的向上拐点;但信贷数据的向下拐点并不一定领先于GDP增速的向下拐点。自2003年以来,社会融资同比增速在2005年二季度、2008年四季度、2012年二季度以及2016年二季度达到阶段性底部,贷款增速则分别于2005年二季度、2008年二季度、2012年一季度、2014年四季度到达阶段性底部,随后开始触底反弹, GDP增速随后则分别在2005年三季度、2009年二季度、2012年三季度、2016年四季度止跌回升。也就是说,每一轮周期启动的起点均是实体经济融资的回暖,但在经济增速放缓后,融资增速却不一定放缓。

(五)科学设置评价标准。坚持凭能力、实绩、贡献评价人才,克服唯学历、唯资历、唯论文等倾向,注重考察各类人才的专业性、创新性和履责绩效、创新成果、实际贡献。着力解决评价标准“一刀切”问题,合理设置和使用论文、专著、影响因子等评价指标,实行差别化评价,鼓励人才在不同领域、不同岗位作出贡献、追求卓越。